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半圆堂

傅三石

 
 
 

日志

 
 
 
 

【转载】长史轶事、神乎其技、口决手授  

2015-03-27 18:33:50|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叙贴》是海报之十三:上文写到草圣张旭名居“酒中八仙”之列,且性格又极其颠狂之人,为何却能吸引颜真卿先后两次拜其门下学书呢?在人们的心目中,这个被人们称为“张长史”的张旭,总是下笔如飞满纸云烟的颠狂形象。 

长史轶事、神乎其技、口决手授 - 天问 - 高山流水这是张旭草书古诗四贴局部。其原件现藏辽宁省博物馆。由于他在书法史上草书成就斐然,所以,人们往往忽略了张旭在其他方面的成就。俗话说:非常人必做非常之事。其实细究起来,这些非常之人,较之常人往往用情专一也。拿张旭来说,也是如此。朱长文在《续书断》中说张旭“其志一于书。轩冕不能移,贫贱不能屈,浩然自得,以终其身”。唐代韩愈也曾说:“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伎。”张旭在书写时 “处若忘,行若移”确实达到了如痴如醉、物我两忘的境界。张旭曾在诗中对自己也有过描述:“先贤草律我草狂,风云阵发愁钟王。须臾变态皆自我,象形类物无不可。阆风游云千万朵,惊龙蹴踏飞欲堕”。见《全唐诗》。李白曾对张旭写诗赞道:楚人尽道张某奇,心藏风云世莫知。三吴郡伯皆顾盼,四海雄侠争追随。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为什么颜真卿也成为张旭的“追随者”了。那么,颜真卿第一次拜张旭为师,学的是草书吗?不是。第一次学的是真书,即楷书也。跟草圣学楷书,可能有人对此感到有此诧异。那是人们忽略了张旭在楷书方面的成就。据《书小史》载:“旭以善草得名,亦甚能小楷,蓋虞、褚之流也。”:
长史轶事、神乎其技、口决手授 - 天问 - 高山流水

 这是张旭所书《郎官石柱记》局部。《郎官石柱记》可堪称楷书之佳作。从中可以看出有“欧体”之峻刻,“虞体”之精劲,“褚体”之清丽。据传,张旭之母陆氏是书法家陆柬之的侄女。张旭秉承家教,少时习书,经历严格训练,其楷书规矩至极,功力深厚。张旭当时与会稽贺知章,润州包融,扬州张若虑以诗文名天下,人称“吴中四士”。张旭之诗语言清新俊逸,感情质朴,世存六首,其中这首《桃花溪》“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最为著名。张旭曾自述:自智永禅师过江,楷法随渡。智永师乃羲、献之孙,得其家法,以授虞世南。虞传陆柬之,陆传其子彦远。彦远,仆之堂舅,以授余。”自述中说他的楷书是从堂舅陆彦远所学,继承的是“二王” 笔法。难怪黄庭坚说:“人闻张颠,未尝见其笔墨,遂妄作狂厥厥书,托之长史。其实,张公姿性颠逸,其书字入法度也。”从以上事例可以清晰看出,张旭虽然性格颠狂,但对书法艺术却是情有独钟。也就难怪“四海雄侠争追随”了。那么,颜真卿从张旭处又学到了哪些书法方面的“决窍”呢?且看下文分解。

长史轶事、神乎其技、口决手授 - 天问 - 高山流水

 《自叙贴》是海报之十四

中国书法伴随汉字的发展,从初始的刻划符号,到传说中的仓颉造字,历经陶文、甲骨文、金文、石刻文等发展阶段。直到秦始皇统一文字后,开始进入一个有序发展时期。

但是,从严格意义上讲,中国书法从东汉时期开始走向繁荣。为什么呢?因为东汉的蔡伦造纸,为书法繁荣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客观条件。因为在“纸”媒介上,更能体现书家的“笔情墨意”。东汉时期佛教传入中国,借助佛教表述悟达的过程,也成为繁荣书法艺术的因素之一。令人关注的是“晋字尚韵”,故而行书昌运,出现中国书法史上独特的“书法世家”现象。当时的门阀制度,形成了王、陆、卫、索、谢、郗、庾等书法世家。在两晋时期的书法界,人们尊崇师承风尚和家族关系。要谈家族关系,当属王羲之与王献之为代表。“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老话,说得就是“王氏父子”。再谈到“师承”,就不能不举王羲之拜 卫夫人为师之例。卫夫人(272—349),名铄,字茂漪,世称“卫夫人”。河东安邑(今夏县尉郭乡苏庄)人。她曾拜钟繇为师,深得“古隶”及“汉隶”笔法,将卫氏家传融为一体,创出“今隶”。《书后品》评:“卫正体尤绝,世将楷则。”唐张怀罐赞其书“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芳树,穆若清风。”杜甫诗曰:“学画先学卫夫人,但恨无过王右军 。”诗中所说的王右军就是指王羲之从师于卫夫人学书法。王羲之在《题夫人笔阵图》中也说:“余少学卫夫人画,将为大能。”从两晋时期之后,中国汉字的功能,除了实用性外,又经过历代书家的努力,使其增添了艺术性和感染力。从此,中国书法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门类。书法和其它艺术一样,学书法过程也需掌握其技艺。但比起其它艺术似乎更难,因有人写了一辈子别说对前人有所突破,就是达到前人的高度也难。所说人们都赞书圣、草圣乃“神乎其技”,这也是书法更吸引人的奥秘所在。学书法真有“奥秘”和“决窍”吗?上文说颜真卿两次师从张旭。那么,他从张旭处学到了什么呢?

颜真卿第一次拜师学书的经历说起来十分简单。见面后,张旭拿来一些纸笔和几本名贴,然后让其临写,临写了几个月后,也未见尊师高论指点。真卿不解其故,问其师兄裴儆:“足下师敬长史,有何所得?”裴儆说:“但得书绢素屏数本。亦尝论请笔法,惟言倍加工临写,书法当自悟耳。”第一次学书,我们看到颜真卿从张旭处学到了两个字。一个是“勤”;一个是“悟”。说到“勤”即“倍加工临写”。这不禁使人想到,前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先生所经历的一件事。有一次,一书法爱好者跪在启功先生面前,叩求学书之决窍。启功先生看了他的作品后,说其线条质量太差。告其决窍只有一个字,就是“练”。闻者不信,再三叩求之。启功先生继以叹之,后乃拂袖而去。

从书法技法来看,当分为笔法和章法两大类。其中,学好笔法的途径只是一个“练”字:而学好章法的奥秘在于一个“悟”字。这是颜真卿第一次学书的经历,即“练悟”二字。可是,他在第二次学书时,却获得了张旭对其亲授的“十二字”真言。那么,这十二字真言是什么呢?且看下文分解。

《自敘帖》是海报之十五口决手授这个标题,引自于《自敘帖》中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原作者是颜真卿,他讲述了自己从师张旭学书法的经历。这段话被怀素引用到了《自叙帖》之中。见下面这段文字:夫草稿之作起于汉代,杜度,崔瑗始以妙间。迨乎伯英,尤善其美。羲献兹降,虞陆相承。口诀手授,以至于吴郡张旭长史,虽姿性颠逸,超绝古今,而摸楷精法详特为真正。真卿早岁常接游居,屡蒙激昂,教以笔法。资质劣弱,又婴物务,不能恳习,迄以无成。追思一言,何以复得?忽见师作,纵横不群,迅疾骇人,若还旧观。向使师得亲承善诱,承挹规模,则入室之宾,舍子奚适?嗟叹不足,聊书此以冠篇首。这段话均为颜真卿所说。在《自叙帖》当中,颜真卿所言还不止这些,怀素在此文中到底引用了多少颜真卿的原话,咱们以后再唠。

在上文中,谈到了颜真卿第一次学书感悟出“练悟”二字。并谈到在第二次学书时,他却获得了张旭对其亲授的“十二字”真言。那么,这十二字真言是什么呢?

其实,这十二字真言是关东妙所卖的一个“关子”而已。这十二字真言说起来就一个字“然”也。也就是张旭问了十二句有关书法的感悟,颜真卿每回答一句后,张旭都说的是这个“然”字。这相当于现在的“是、对、好”之意。此段师徒间的经典对话,被颜真卿记录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一文中:予罢秩醴泉,特诣东洛,访金吾长史张公旭,请师笔法。长史于时在裴儆宅憩止,己一年矣。众有师张公求笔法,或有得者,皆曰神妙,仆顷在长安师事张公,竟不蒙传授,使知是道也。人或问笔法者,张公皆大笑,而对之便草书,或三纸,或五纸,皆乘兴而散,竟不复有得其言者。予自再游洛丁,相见眷然不替。仆问裴儆:“足下师敬长史,有何所得?”曰:“但得书绢素屏数本。亦偿论请笔法,惟言倍加工学临写,书法当自悟耳。” 仆自停裴儆宅,月馀,因与裴儆从长史言话散,却回长史前请曰:“仆既承九丈奖诱,日月滋深,夙夜工勤,耽溺翰墨,虽四远流扬,自未为稳,倘得闻笔法要诀,则终为师学,以冀至于能妙,岂任感戴之诚也!”长史良久不言,乃左右盼视,怫然而起。仆乃从行归于东竹林院小堂,张公乃当堂踞坐床,而命仆居乎小榻,乃曰:“书法玄微,难妄传授。非志士高人,讵可言其要妙?书之求能,且攻真草,今以授予,可须思妙。” 乃曰:“夫平谓横,子知之乎?”

仆思以对曰:“尝闻长史九丈令每为一平画,皆须纵横有象。此岂非其谓乎?”长史乃笑曰:“然”。 

又曰:“夫直谓纵,子知之乎?”曰:“岂不谓直者必纵之不令邪曲之谓乎?”长史曰:“然”。 

又曰:“均谓间,子知之乎?”曰:“尝蒙示以间不容光之谓乎?”长史曰:“然”。

又曰:“密谓际,子知之乎?”曰:“岂不谓筑锋下笔,皆令宛成,不令其疏之谓乎?”长史曰“然”。 

又曰:“锋谓末,子知之乎?”曰:“岂不谓末以成画,使其锋健之谓乎?”长史曰:“然”。 

又曰:“力谓骨体,子知之乎?”曰:“岂不谓躍笔则点画皆有筋骨,字体自然雄媚之谓乎?”长史曰:“然”。又曰:“轻转谓曲折,子知之乎?”曰:“岂不谓钩笔转角,折锋轻过,亦谓转角为暗过之谓乎?”长史曰:“然”。 又曰:“决谓牵掣,子知之乎?”曰:“岂不谓牵掣为撇,锐意挫锋,使不怯滞,令险峻而成,以谓之决乎?”长史曰:“然”。 又曰:“补谓不足,子知之乎?”曰:“尝闻于长史,岂不谓结构点画或有失趣者,则以别点画旁救之谓乎?”长史曰:“然”。 又曰:“损谓有余,子知之乎?”曰:“尝蒙所授,岂不谓趣长笔短,长使意气有余,画若不足之谓乎?”曰:“然”。 又曰:“巧谓布置,子知之乎?”曰:“岂不谓欲书先预想字形布置,令其平稳,或意外生体,令有异势,是之谓巧乎?”曰:“然”。 又曰:“称谓大小,子知之乎?”曰:“尝闻教授,岂不谓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使大,兼令茂密,所以为称乎?”长史曰:“然。子言颇皆近之矣。工若精勤,悉自当为妙笔。”  真卿前请曰:”幸蒙长史九丈传授用笔之法,敢问攻书之妙,何如得齐于古人?”张公曰:“妙在执笔,令其圆畅,勿使拘挛。其次识法,谓口传手授之诀,勿使无度,所谓笔法也。其次在于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纸笔精佳。其次变化适怀,纵舍掣夺,咸有规矩。五者备矣,然后能齐于古人。”曰:“敢问长史神用执笔之理,可得闻乎?”长史曰:“予传授笔法,得之于老舅彦远曰:吾昔日学书,虽功深,奈何迹不至殊妙。后问于褚河南,曰:‘用笔当须如印印泥。思而不悟,后于江岛,遇见沙平地静,令人意悦欲书。乃偶以利锋画而书之,其劲险之状,明利媚好。自兹乃悟用笔如锥画沙,使其藏锋,画乃沉着。当其用笔,常欲使其透过纸背,此功成之极矣。真草用笔,悉如画沙,点画净媚,则其道至矣。如此则其迹可久,自然齐于古人。但思此理,以专想功用,故其点画不得妄动。子其书绅。” 予遂铭谢,逡巡再拜而退。自此得攻书之妙。于兹五年,真草自如可成矣。从这段话的最后一句中,可以看到此后五年,颜真卿得攻书之妙,真草也达到一种自如的境界。从下图颜真卿所书的《祭侄文稿》就可以看出确得“攻书之妙”。

长史轶事、神乎其技、口决手授 - 天问 - 高山流水

 此书遂被世人称之为“天下行书第二”。从上面颜真卿的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第二次从张旭处所学到是关于“真草”的真谛。但是,从目前所了解的情况看,颜真卿所遗留的墨宝中,并没有狂草作品。也许有人说,这可能是颜真卿不善饮酒之故。而我则认为,当是性格使然。

听了张正言对当代书坛巨擘颜真卿的介绍后,怀素对颜公的敬佩之情难以言表,随生谒见之意。

那么,他会不会随张正言一同回京去谒见颜真卿呢?请看下文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