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半圆堂

傅三石

 
 
 

日志

 
 
 
 

【转载】中国书法十大恶俗  

2013-08-29 19:42:39|  分类: 书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西安若水《中国书法十大恶俗》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国书法十大恶俗 
 


    书画同源,却并不同弊,这是书法与绘画的流布方式和艺术对象决定的。书法过多地讲究书以人传,而绘画则相对以“文本”为尺度。绘画的表现对象是生活,是人的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最具人性的深切体验;书法当然也要讲究作者的精神世界,但是这个精神世界的表现是含忍的,而它的对象就是文字。也因此,绘画不断地接受新生活,表现人类活动的足迹,这也包括人类的精神活动。书法却要坚守古老的文字,惟恐不能守住古人的阵地。绘画与书法都讲究临摹,但是,绘画除了必要的临摹古代经典外,更强调写生。而书法几乎无生可写,临摹毕生也不足为耻,上追到远古时代,甚至史前也无不可。各有书体可以炫耀师门,或者一生瞽矇于书而不觉,书法创作几乎成了独木之桥。如此等等。中国当代俗恶书法充斥书坛,更有胡乱涂鸦者混杂其中,让人不可忍耐,遂拣其要者,罗列十类:
 
    首恶者,俗书也。中国人认为文字是天象所垂,圣人则之,天人合一图腾的产物。书法不仅仅是用毛笔写字,书法文化横于胸中,书家要有书道的恭敬。“青藤雪个远凡胎”的青藤徐渭,一生视书法艺术创作为生命的表现方式,不到吃不上饭的时候舍不得鬻字。与此相反,俗书的本质特征就是藐视书道,书法只是其收集银两的工具而已。人俗字自俗,俗字必为俗人所书。风神骨气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无骨,无气,无势;血脉不通,浑身僵肉;面目谄媚,失魂落魄;体肤无色,筋络混乱,即是俗书。俗书之所以为首恶,因了“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
 
    再言拘泥。楷书产生并达到顶峰,法度森严给书学史带来了千年的绳墨至今不衰。同时,这一流弊所向披靡,宋以后书学逐渐凋敝,英才稀疏,书作越来越单薄。更有迂者,一生为法所拘,不能自拔,成为书奴。学书在法,而其妙在人。拘泥于法度之中,永远难以有创造性发展。字如木偶之舞蹈,除了法度之外,再难见到血肉的活动。殊不知《兰亭序》、《祭侄稿》、《寒食诗》无一是专门为书法而创作的,涂抹修改乃至错写也在所难免,完全是内心世界的自然流露。拘泥之书没有情趣,没有性情,僵硬板结,缺乏自己的理解。真所谓笔墨不减元常、逸少,终究是俗书。此二恶也。
 
    三说滞。书法史告诉我们,中国文字是不断简化的过程。从大篆到小篆,从小篆到隶书,无不如此。书法在它的主体部分,总要与时代通用文字同步,甚至是超前,比如草书中的“书”“与”等等,在古代已经简化。而当代书法却在汉字简化以后,依然没有一个书法家写简化的汉字。让人生出书坛蹉跎,半个世纪无人的感叹。书坛主宰更以排斥现代书法为己任,将那些探索者排除在外,打算永远视而不见。自从书写工具毛笔失去了它的实用价值以后,书法本应该担当起美术的职责。书法就是汉字的美术,我们呼唤天才,承担起历史的缺席。
 
    四曰伪。伪者,不是也。伪书与二恶拘泥书法正好相反,根本就是书法之外瞽矇者的游乐场。不懂笔墨,不知提按,不见使转,不名点画,对擒纵更是如见梵文。将墨随意涂到纸上,以为那就是书法,洋洋得意于尖细柔媚之笔,甚或丑怪难状。伪书者靠高官和名人的腰牌混在书坛内外,更有聋瞎者的追捧臭脚,高价求索推波助澜。虽然当今书坛没有书圣,没有宗师,也没有盟主,但是,行家、法家、方家并不缺乏。
 
    怪书为五。当唐代作为历史的舞台缓缓降下帷幕的时候,书法其实已经面临严重的问题了。篆、行、隶、草、揩五体书先后到达了高峰,换言之,它标志着中国古典书法艺术的终结。这个论断让人很不舒服——可是,事实就是如此。行书王羲之,楷书颜真卿,草书张芝,汉隶……书法家与其它艺术门类的艺术家一样不甘心这样的局面。对苏轼“石压蛤蟆”,黄庭坚“树挂死蛇”的品藻讥弹,也不仅仅是玩笑,那是书家为冲破尚法的束缚、摆脱尴尬局面而努力的副产品,并非怪书。到了金农的漆书,郑燮的六分半体,怪书由此到了极致。尽管金农和郑燮记入了书法史,但是,书坛并不需要更多的漆书和郑板桥。不明就里者一见钟情堕入情网,不学他们已经具备的工夫和创造性精神,只看皮毛,上手就学怪字,专拣丑恶处习之,所谓东施效颦者是也。迄今为止,在这条路上还没有走通的成功者,更不用说名家、大家了。
 
    牙慧第六。此恶俗之书与拘泥之书相近,却并不相同。自从李世民独尊大王尽善尽美以来,书家动辄以上追王羲之为标榜。赵孟钜越担铡⒘⑴贰⒄运奶逯敌纬桑谑牵榧乙源宋诔晌欢法门。遗貌取神向来是书家终成正果的标志,拾人牙慧,以一家面貌承袭之而津津有味,没有多少出息。须知,在颜、柳、欧、赵出生之前,或者说在楷书辉煌之前,蔡邕、张芝、索靖、二王、钟繇……无不是一代豪杰的书坛之主盟者,也无不是各逞风采。
 
    七为孱弱。纵观整个书法史,我们会发现,楷书的辉煌,提按、节点夸张笔法占据了舞台,这一流弊直接的后果是“中怯”。宋以前,名家书法作品笔力雄健、丰满,临摹之就觉得内容丰厚。宋代四大家中的苏、黄、米没有此弊端,缘由他们始终都在批判唐楷的流弊。欧阳修导夫先路,“邕书未必独然”的号角开启了尚意书风的先河,苏轼、黄庭坚、米芾在这一领域大展拳脚,冲破尚法的束缚,解放了自己的笔,尚能支撑书法史高峰后的局面。元以后,包括大家们的书作,笔力越来越单薄,唐楷的高峰挡住了元以后的视线。孱弱的本质是忽视“使转”造成“中虚”,表现特征是尖细柔媚的用笔过多,整体格调流于轻滑。对擒纵的理解过于浅薄,中宫涣散,没有黄金点;外拓则伸头探脑作窥视状,或伸胳膊尥腿以至失势。当代书坛承继了孱弱的局面,再难看到书法文化的踪影。书作为悬挂而作,偶有妍美精妙,所为功用,而失去品格。或笔力不逮而崩塌,或不知趋向,胡乱莽撞,笔墨单薄得如同纸张。
 
    矫情排八。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妍媚功用,搔首弄姿;笔力不逮,进退维谷。或居于烟花而立贞洁牌坊;或闾阎取法强作霸书;或鄙视现代身着长衫作遗老遗少假装斯文。真可谓“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回首书学的历史,最著名的《十七帖》也非专门为书法而作。痛心疾首的《祭侄文稿》点画狼籍,随手涂抹的恣肆获得了干裂秋风的奇效,难以阻遏的激情喷薄而出,掉臂直行的气概给观者以震荡的感染力,即使《乞米》,也能书成盎盎之春。古代本无专门的书法家和书家机构,即使小学也是课程之一。“老夫之书,本无法也,天真烂漫是吾师”,也是千古绝唱,天然去雕饰才是正果。
 
    萎靡老九。元以后的书坛,虽然书法实践已经节节败退,尚有赵孟钜晕逄迨槿艿淖颂嘀С牛换褂形庵腥缥恼髅鳌⒆T拭鞯戎丈鞒龅牟恍概Γ灰嗫煽吹叫煳肌舜笊饺斯喂橇贫臼降挠峦鼻埃淙徊荒芪逄褰阅埽钥啥赖惨幻妫唤搅宋獠叮指戳耸榉ā靶础倍腔⒚璧脑荆晌榉ㄊ酚忠桓瞿岩杂庠降姆遽邸5贝樘持遥谟诔松鲜鏊邪舜笏锥裰椋谟谌狈φ嬲奶剿骶瘢猿龌痰淖髌烦啃悄衙佟6跃涫樽鞯募坛泻筒糠指脑欤蛐∧北驶晕丫谕蚜朔ǖ氖浚站渴鞘樘车牟凰颊褡鳌6执墒榉ǖ姆亲既胱刺沟帽纠次也徽竦氖樘忱咸印
 
    缺席是十。书法实践勉强支撑继承的局面而使这门古老的艺术香火不绝,已经举步维艰;书学理论的缺席,更使书坛雪上加霜。卫夫人虽然说“善写者不鉴,善鉴者不写”,但书法史告诉我们,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连毛笔都拿不动的书法理论家独立站在书坛之上。虽然也有宗白华、丘振中少数高人指点迷津,却被浑噩的风沙淹没在戈壁之中。虽然也有书法理论或感言千万,亦难摆脱“重述旧章,了不殊于既往”的局面,苟兴新说者凤毛麟角,更别指望有益于将来了。

                                    作者:佚名
 

来自冷春华QQ博客   
http://873765732.qzone.qq.com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